深圳王牌亚当射箭俱乐部
福田区八卦二路八卦七街厂房四栋3楼309-311
Tel: 13590330621
Email: adam625200@sohu.com

关于新的射箭瞄准探讨

摘要:瞄准是射箭技术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通过对包括中国国家队在内的省市射箭运动员及对2004年奥运会女子前8名运动员瞄准方式的调查,发现我国传统的“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不适应现代射箭技术发展的趋势,并提出了新的瞄准理念,认为正确的瞄准方法应当是:运动员的视线通过瞄准器的准星将焦点聚在靶面上;其要求是:目光聚焦靶心,注意指向身体内部;眼睛看清靶心,但不苛求瞄准精度;比赛紧张程度高时,可适当扩大瞄准区域。

射箭是我国的传统项目,长期以来,在我国射箭界几代人不懈的努力下,我国已积累了不少经验,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的射箭技术,为我国射箭在国际大赛上取得好成绩奠定了基础。随着现代训练理论的发展、射箭竞赛规则的改变,从备战08年奥运会力争夺金牌的角度看,本着与时俱进的态度,需要我们用新的视角观察训练,用新的观念研究问题,用新的理念指导实践,以取得最佳训练效果。

1.射箭传统的瞄准方式

人类眼睛成像的原理是:当人清楚地看着眼前的物体时,远处的物体是模糊的;当把视线的焦点集中在远处的物体时,近处的物体是模糊的。我国射箭传统的瞄准方式是目光视线的焦点集中在瞄准器的准星上,把准星看清晰,而使靶面模糊,即“星实靶虚”。“星实靶虚”是20世纪50年代苏联射击专家带来的步枪与手枪的瞄准理念,我国射箭界将其借鉴、移植到了射箭的瞄准中来。建国以来,我国分别于1987、1993、2001出版过3本射箭教练员岗位培训教材,上述3本教材中对瞄准的要求与规范都是“星实靶虚”。其理由是让注意力回收,把注意力集中在以准星为边缘的“内环境之内”。因为如果把注意力集中与靶面,扩大了注意力的范围,一是会增加外来的干扰,二是会降低运动员的本体感觉,技术易发生变化,从而产生用力停顿等问题[1]。从心理学有关部注意的理论方面来说,让注意力回收是完全正确的,但注意力回收是否要以“星实”为前题,从达到射箭动作高度一致、稳定准确、快速流畅的要求来说,是将靶看清有利,还是将准星看清有利,这一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

2射箭竞赛规则修改对瞄准方式产生的影响

2.1规则修改带来的影响

关于新的射箭瞄准探讨2

2.1规则修改带来的影响

1987以来,国际箭联对在奥运会及世界锦标赛等重大射箭比赛中采取的规则进行了一系列修改,其中重大修改有两次,一次是1987年起采用的淘汰赛(Grand FITA Round,简称GR),采取每一轮次未尾若干名运动员淘汰的方法;另一次是1992年起执行的奥林匹克淘汰赛(Olympic Round,简称OR),采取了“一对一”的单淘汰赛制[2]。在那之后,几乎每年都还有小的修改,使得决定胜负的箭支数越来越少,射箭发射的时间越来越短,导致竞争越来越激烈[3]。从发射的时限来看,由原来2 min30 s射3支箭,改成2 min射3支箭(2005年7月1日起改成1分半钟射3支箭)即将平均每支箭50 s,改成40 s,并即将改成30 s[4]。此外,团体比赛的犯规,多以判罚时间替代原先的判罚环数。发射时限的缩短,意味着对射箭动作的动态性、连贯性、流畅性,即动作自动化程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赛的箭支数由双轮比赛的288支箭,减少到淘汰赛(GR)每一轮次的36支箭。实行奥林匹克淘汰赛(OR),后更是减少到以淘汰赛阶段每一轮次18支箭、决赛阶段每一轮次12支箭的成绩决定胜负。箭支数的减少,意味着对命中精确度要求的进一步提高,同时也意味着运动员之间实力差距的缩小,竞争激烈程度的增加及比赛结果偶然性的增加。规则的修改使射箭所需的竞技能力结构也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即除原有的稳定性、准确性、一致性外,增加了连贯性、协调性、快速性,进而对射箭技术、训练及选材带来了新的要求。采用新规则后射箭技术发生的最大变革是“快速发射”概念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产生及 90年代中起在世界范围内的被认同及推广应用。

2.2传统瞄准方式引发的问题

2.2.1心理方面引发的问题

射过箭的人都有体会,瞄准时如果把准星看得很清楚,其微小的晃动,运动员就会清晰的看到准星在靶面上较大的移动,心理就容易产生不安,动作用力便会产生停顿,瞄准时间会延长,快速发射难以实施,动作的节奏也易遭到破坏;而瞄准时看清靶面,即目光通过准星聚焦在靶面,靶面较清晰而准星相对模糊,同样幅度的晃动,运动员也不会真切、清晰地“看到”准星在移动,只会看到准星在“抖动”,只要准星晃动不出黄心范围,也就不会由此而引发运动员心理的不安,运动员就敢于做技术动作。

2.2.2技术方面引发的问题

“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对于射击也许是合理的,但射箭与射击项目特点不同,器材不同,技术要求也必然不同。两个项目最大的不同(飞碟除外)之处在于,射箭需要在“无依托”的条件下,将拉力在38?46磅左右的弓拉开,再优秀的运动员在精确瞄准的阶段微小的晃动都在所难免,无法,也不必达到射击瞄准的精度。此外,射击运动员(飞碟除外)多采用一只眼瞄准,而射箭大多数运动员采用睁两只眼,用优势眼瞄准的方法。因为用两眼瞄准较自然,不易疲劳,空间感觉较好,稳定感也较强。射箭中,仅2%?3%的成年运动员及3%?4%的青少年运动员由于掌握不好同时睁开两眼,但仅用优势眼瞄准的技术的而采用闭上一只眼或戴上眼罩,用另一只眼瞄准的方法。由于少了两只眼聚焦的过程,较易做到“星实靶虚”。所以不排除采用“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也能射好箭的可能。但对大多数采用睁开两只眼睛的运动员来说,强调“星实靶虚”就意味者在瞄准上投入更多的有意注意才能将准星看清。第三,射击瞄准技术要求为“准星、缺口、目标,三点成一线”,即“枪正了,才能射准”。对射击运动员而言,枪上的准星与缺口在近处,靶在远处,要将准星对准缺口,视线必须聚焦准星,靶自然就因模糊而变“虚”了。而射箭却不同,弓上只有准星,没有缺口。规则规定,运动员如果要在弓上设置第二个瞄准参照物,则被判为犯规[5]。因此,运动员只能靠合理的技术动作去构成“瞄准基线”。原韩国射箭协会教练员委员会主任、韩国国家射箭队总教练朴敬来在与笔者的交谈中多次谈到:“高水平射箭运动员盯着靶子的时候,不是用自己的眼睛,而是用自己的感觉(去瞄准)”。

采用传统的双轮比赛赛制时,为追求稳定、准确,运动员射一支箭的瞄准时间普遍为5?6 s,有的还更长。当时对瞄准的要求是: 瞄、瞄、再瞄准,瞄得特别好再撒放,然而在新规则下瞄准时间长效果并不好[6],研究发现,随着瞄准时间的上升,有质量的箭却下降[7]。现行的奥林匹克射箭规则导致“快速发射”成为射箭运动员技术特征上的最佳选择,要求运动员在形成满弓动作后1.5?3 s内放箭。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射,运动员从举弓开始前直到将箭射出后,目光都必须看着靶,直到看清射出箭后的着靶点。如果按传统的瞄准方式举弓、开弓、形成满弓动作时都看着靶,而瞄准时再目光移回到准星,不但瞄准时间易延长,还使得动作复杂化,易破坏技术动作的连贯性,也易分散注意力。研究表明,肌肉保持高度协调一致的时间有限,拉满弓后继续用力时间(同是也是瞄准时间)每延长1 s,箭速会降低1英尺/s,当箭速差异在3英尺/s, 准星与靶心的相对位置将有2?4 mm的差异。换言之,即使准星瞄准靶心不动,箭速降低而带来的箭着点偏低,也相当于准星调整2?4 mm[8],而这个幅度远大于优秀运动员瞄准时的晃动幅度。准星调整幅度2?4 mm,在30 m距离的靶上就会产生2?3环的误差,在奥运会比赛距离70 m的误差会更大,由此可见,运动员在保持动作连贯的快速发射、保持箭速中获得的效益,远大于保持瞄准精度带来的效益。

如果说,在过去射箭规则的情况下,采用“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也许同样能取得好成绩的话,在采用目前奥林匹克淘汰赛赛制的情况下继续采用“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可能弊多利少,而采用“靶实星虚”的瞄准方式则已成为取得优异成绩的一种趋势。

关于新的射箭瞄准探讨3

3有关心理学理论对此的解释

1) 视线焦点落在靶面并不意味着注意全都集中在靶上。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看清了靶面,注意就一定集中在靶面,而忽略了动作。研究表明,即使是在眼睛不动的情况下,注意仍能在视野中转移,因为视觉定位与注意并不相同[9。与此同时,视觉定位也不能保证信息获取,因为,“看”不等于“看见”。射箭最终是要将箭射中靶心,因此,目光指向靶心、瞄准指向靶心、看清靶是客观要求。

2) 注意理论中有关信息加工容量、选择性注意及唤醒与运动操作关系等理论告诉我们,每个运动员的信息加工容量或空间是有限的,应优先选择重要信息,忽略无关信息,集中注意与完成任务有关的重要因素。埃斯特布罗克(Easterbrook,1959)的信息利用理论对唤醒与注意过程之间的关系作出的解释是,唤醒水平的升高会逐渐限制来自外部环境的信息范围。注意能力随着唤醒水平的增高而下降[10]。要保证射箭动作的正确无误,应将注意集中到射箭动作上。瞄准时如视觉焦点落在准星上,微小的晃动使运动员清晰地看到准星在靶面上较大的移动,容易引起运动员的有意注意,致使由于比赛引起的原已较高的唤醒水平继续提高,其结果,或导致注意分散,运动员的注意会在刺激之间随机转换,即从注意动作转到注意瞄准;或使注意的范围大大缩小,有用的线索被排除,而上述两种现象都会造成运动员成绩突然和显著的下降。

3) 射箭比赛时由于其特殊的“一对一”淘汰形式,对运动员心理压力很大,自信心成为运动员重要的心理品质之一。不少世界优秀射箭运动员心理训练常用的方法之一,就是注视靶面,将其看得很清晰,想象得比实际上大,从而建立将每一箭都射进黄心的信心[11]。比赛时,运动员站在起射线上,把70米开外的靶看得很大,感觉靶离自己很近,就会充满自信,坚定、果断地射出每一箭;如果靶很模糊,运动员就感到靶很遥远,比赛距离远不是70 m, 心理易产生不安、焦虑,以至带来一系列问题。

4.目前国内外高水平射箭运动员实际采取的瞄准方式

在国家体育总局射运中心射箭部、国家射箭队及全国各省市射箭队的支持、帮助下,2004年利用全国射箭大奖赛的机会,我们对包括国家队在内的我国20个省市射箭队的57名运动员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国际级健将6名,健将46名,一级5名。

调查显示,大多数优秀运动员采取的瞄准方式都不是“星实靶虚”。57名运动员中,采用“靶实星虚,视觉聚焦在靶上,注意力集中在动作上”瞄准方式的10人,占被调查总人数17.54%;采用“星实靶虚,视觉聚焦在准心上,注意力集中在动作上”瞄准方式的10人,占17.54%;采用 “不过分注重星实还是靶实,只是同时看着准星和靶"的37人,占64.9%。

表1中国射箭运动员瞄准方式统计

方式星实靶虚靶实星虚不过分注意N 101017.54百分比 17.543764.91值得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越是成绩好的运动员,越有采用“靶实星虚“的趋向:我国目前在役的全部6名女子国际运动健将中,4人采取 “靶实星虚”,占全部国际运动健将的66.67%;采用“不过分注重星实还是靶实,只是同时看着准星和靶,注意力集中在动作上”的2人,占33.33%;无一人采取“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

此外,笔者利用参加雅典奥运会的机会,对2004年雅典奥运会获得射箭个人前8名的女运动员进行的调查显示,6人采用“靶实星虚”,占被调查总数的75%,2人为“不过分注重星实还是靶实,只是同时看着准星和靶”,占被调查总数的25%,无一人采用“星实靶虚”的瞄准方式(表2)。

表2雅典奥运会射箭女子个人前8名运动员瞄准方式统计

方式星实靶虚靶实星虚不过分注意N 0 62百分比07525在调查与访谈中,不少运动员谈到,初学射箭时努力按教练员的要求做到“星实靶虚”,后来经过一段摸索,改变了瞄准方式,逐渐就形成了 “靶实星虚”。有的优秀运动员干脆不看准星,采用“套瞄”,即直接用瞄准圈去套黄心,认为这样有利于减轻心理压力,注意力能更好地集中在动作上[12]。在比赛紧张时,有的运动员则采取适当扩大瞄准区域的办法,以缓解压力,保持动作的流畅性、连贯性。

瞄准视线聚焦在靶上而非准星上,在射箭强国韩国也得到了很好的验证,这也许是韩国射箭在世界上异军突起并长期保持高水平的原因之一。在对原韩国国家队总教练,现澳大利亚队射箭队总教练李起式,原韩国队总教练朴敬来、金亨铎、韩国国家队的几位现任教练,及原我国国家队韩籍教练杨昌勋等人的访谈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射箭与射击不同”,认为应是“靶实星虚,视觉聚焦在靶上”,“把靶面看清”,或“焦点聚在靶上,但别太苛求瞄准”,“眼睛盯靶子,意念集中在动作上”。 “在关注自己动作感觉同时也盯着靶子”。杨昌勋谈到,到中国来执教,听到“星实靶虚”时感到大惑不解,从他当运动员起,就从未有此概念。韩国教练对运动员的提示(包括杨昌勋教练对中国运动员的指导)也大都是“看清靶面,把动作做好”。

5.建立新的瞄准理念及方法

现代心理学理论及射箭规则修改给予射箭瞄准技术三点启示:1) 视线的焦点与注意的指向是两个概念,因为视觉定位与注意并不相同。2) 注意容量或资源是有限的,在兼顾好瞄准的同时,要完成准确、精细、平稳、流畅的动作,一定要使注意资源分配处于最佳状态。提示我们眼睛看着目标,但主要注意力应指向自己身体的内部,感觉动作。3) 射箭的瞄准应是一定的范围,而非一个精确固定的点。为保持连续、流畅的动作,不应苛求瞄准,应允许准星轻巧地、有规律地在黄心内呈圆形晃动。

因此,新的射箭瞄准的理念应当是:从本质上说无须化太多精力于有意识的瞄准上,或者说不应集中太多注意于瞄准;正确的瞄准方法应当是:运动员的视线通过瞄准器的准星将焦点聚在靶面上;瞄准的要求是:1、目光聚焦靶心,注意指向身体内部;2、眼睛看清靶心,但不苛求瞄准精度;3、比赛紧张程度高时,可适当扩大瞄准区域。

当然,以上只是我们初浅的看法,还有待于不断的实践验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射箭知识成员介绍最新活动消费价格

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443. 备案号:粤ICP备10224411号
Copyright © 2010- 2012 etcl.cn 版权所有 深圳王牌亚当射箭俱乐部

X